hrily

这儿安鶞♡请多指教

【DH】You You

😭

吟北-RDJ:

01


 


德拉科·马尔福的白玫瑰开在窗台。


 


从来没有人试过把白玫瑰种在窗台,至少在哈利·波特的眼中确实如此。


 


那些娇艳欲滴的花朵不分一年四季地绽放,花瓣惊心动魄,从未凋零在地上,无时无刻不在以最为靓丽的一面迎接自然的馈赠,却在鸟儿飞上枝蔓时压弯了腰。这让哈利·波特想起了那个金发的斯莱特林,他一定是给这些白玫瑰施了咒,好让这些花跟他一样光鲜亮丽。


 


 


02


 


哈利·波特离开了魔法界。


 


其实仔细说来,他并没有抛弃他的魔杖,他父母给他留在古灵阁的财产,更不用说他的朋友,他的恩师,他的学校,还有一切一切他所难以忘怀的东西。他只是搬回了英国,却没有回到女贞路,而是去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小地方。哈利·波特仍然和他的小伙伴们写信,所以他知道现在赫敏和罗恩进入了魔法部工作,所以他知道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学教授又换人了——那个位置老是出麻烦——他这么在给赫敏和罗恩的信中写到。他在暑假和寒假的时候回到霍格沃茨,因为这时候不管是麻瓜还是魔法世界的学生都放假回家了。他会去找阿不思的画像,并惊奇地在某一年内发现盖勒特·格林德沃的画像和阿不思的放在一起,接着再去拜访巨人海格。有时候他会在这里待到开学,看着大厅里人头攒动,有的学生会认出来他就是当年的救世主,而有的就不会因为他们还小,父母还不会给他们讲二代黑魔王的故事。在回家之前,他会跑一趟对角巷,因为他答应了他的学生们会给他们小礼物(然而许多人并不相信魔法世界而只是把他说的当成童话)。最后,揣着一只金色飞贼的哈利路过不再藏匿的格里莫广场12号,却没有对房子的任何地方使用“清理一新”。等他坐上霍格沃茨特快的时候,他得思考怎样在挤上车的学生中挤下去。


 


综上所述,哈利·波特几乎与他魔法世界记忆中的任何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德拉科·马尔福消失了,哈利认为他狼狈地躲在他的马尔福庄园里毕竟他的父亲曾是伏地魔的得力部下。德拉科·马尔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也是同时,尽管有人知道他在圣战期间帮助过他们的救世主,但依旧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德拉科·马尔福的存在对于商人来说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他既不是很出名,脾气又很古怪,对于他人就更没有利用价值了,而霍格沃茨只是会记住他曾经存在过而已——因此,就算哈利突发奇想问起他的行踪,也没有人能够回答,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就在哈利·波特认为他永远也找不到德拉科·马尔福时,后者出现了。


 


哈利喜欢在休息的时候牵着一条宠物狗四处溜溜。他现在正在做一名幼儿园教师,凭着他的玩球技巧来把那些小鬼头哄得一愣一愣的。最喜欢跟他一起打球的小家伙正巧就住在德拉科的旁边,叫查理。真不巧。德拉科刚搬来的那天哈利被邀请去查理的家中喝茶,说白了就是小家伙想多玩一会儿好逃避小提琴课,于是他就准备给查理讲德拉科·马尔福那个大白痴是如何在魁地奇比赛上的故事,来给游戏增添一些乐趣。可真没想到啊,德拉科·马尔福本人那时候正好推开了二楼的窗户,看见了走在路上,一脸坏笑的哈利·波特。


 


哈利十分确信对方看见了自己,因为一个穿着鲜红羊毛衫走在空旷水泥路上的男人实在是太显眼了,他自己也确定那是德拉科·马尔福,因为他们如此熟悉。


 


那个金发男人瞪大了双眼,哈利停下了一分钟才能看见对方张成“O”形的嘴唇变了变形状。那天很冷,德拉科的窗户却在往外冒着热气,哈利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施了怎样的咒。总之,德拉科恢复了神志之后,猛地关上窗户,直到哈利离开小朋友的家时也再没有打开过。


 


隔天,那间屋子前仍然没有名牌,二楼的窗前却突然多了一丛白玫瑰。




——————————————————————————————


快中考还来开连载这么没用的人估计也就我了。


 



画个妮😭
请允许我臭不要脸的打个盾铁tag

【桃糖】Life

吟北-RDJ:

桃糖RPS    Downey 单身设定 雷者勿视

————————————————————————

 

 

 

 

01

 

大雨滂沱的声音透过窗直击Chris的耳朵,徐徐冷风被隔绝在屋外,雨滴顺着玻璃摇曳滑下的景象印在他的眼里。Chris觉得头皮一阵瘙痒,便抬起手来挠了挠自己的金发,又把手放回桌上去了。

 

男人把握着遥控器,目光涣散,没穿袜的脚丫子混战成一团。

 

阴霾的天似乎将他的双眼也变得深沉,不再晴朗,把逐渐变深的黑暗植进去,能望见被狂风呼啸着折弯的小树的倒影。阴云密布,这不是他喜欢的天气,太过于死气沉沉。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工作的时候,Chris都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晴天,毕竟阳光是最自然的热,而现在又是阴冷天。

 

也许之后的日子连不穿袜子都不行了。Chris瘪瘪嘴,还是勤快地直起身子来打开了暖气。

 

一只挣扎着的飞虫扑上了擦拭干净的窗,措不及防,好像在请求这个发呆的男人挽救他的生命。可是一切总是来不及,还没过两秒钟,那飞虫就已经不见了。Chris当时正捧着一杯暖呼呼的、还在冒热气的咖啡,收看电视里上演的喜剧,而虫子被吹走时他正好回过头,现在他如同一个五岁大的像男孩一般为那只命运多舛的虫子伤心难过着。

 

好,棒极了,短时间内他都不会在为喜剧而开心了。Chris皱着眉头,心想着这简直糟透了。于是他干脆关掉了电视机,卧在沙发上享受难能可贵的静雨声。

 

糖,还是,牛奶?

 

似乎感受到耳边有人的鼻息。Chris猛地睁开眼,才发现刚刚在耳边响起的低沉男声只是幻听。

 

02

 

Downey举着两杯咖啡。

 

Chris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

 

男人又蓄起了胡子,隐约露着白的胡子被仔细修剪过,衬得他布上皱纹的脸线条更加柔和。Downey咧开嘴,露出温柔的笑容,正如Chris所记得的——那天挂在高空中的太阳,所洋撒下的阳光。对方的头发显得乱糟糟,这里翘起一撮,那里又翘起一撮。Chris却知道这也是打理过的——瞧,上面还有一丝丝化学剂的痕迹。

 

这么着时间又过去了,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措辞,只是一只手呆呆地撑着门框,另一只手磨蹭着自己的大腿,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所有前进的路。

 

“所以,Evans,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最终,还是Downey先开始,总是他先开始,“你知道,我下周还得出差,生病的话太痛苦了。”

 

Chris在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庆幸气氛终于不会那么尴尬,便一如既往地俯下身来在男人的脸颊上啄吻一下(他们总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这么做),之后嬉皮笑脸地看着对方的可爱反应——他总是会愣一下,然后用他粉红色的舌头舔舔嘴唇,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紧张——Chris在自己的备忘录中这么写过。

 

“不不,怎么会,我可不想让RDJ先生在我家门口生病。”高个儿挪开位子,好让那个背着斜挎包的家伙能够通过那扇小小的,漆成白色的门,“被记者拍到的话我可是惹了大麻烦。”

 

“哈哈哈······你总是那么幽默,太有趣了Evans,我真高兴能够认识你。”他听见里屋传来Downey的笑声,后面的话更是让他愉悦。

 

这也让我高兴,Downey,Chris默念着。

 

接着Chris关上门,站在门口,看着Downey脱掉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抬脚就进了屋。把咖啡放在电视机前的那张矮桌上,然后脱下大衣和包,轻车熟路地把它们放在了该放的位置——那个长颈鹿形状的衣挂上,Downey挑的生日礼物。

 

“咖啡,嗯,还有些·······”小胡子男人在包里翻找些什么东西,看上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Chris回过头锁门,双眼望着地,突然感觉像是进了脏物一般难过。于是他惬意地打了个哈欠,反正他确实挺困的,而这正好又能够挤出一些生理盐水,让眼睛里的脏东西随着它们流出来。

 

“糖,还是,牛奶?”等到Chris回头,Downey正对着他摊开手掌。布上老茧的手上安静地躺着包装完整的方糖与牛奶,他们甚至没有被挤坏。Chris觉得Downey大概总是在笑,不然不可能露出这么令人可爱的笑容——这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但Chris觉得,如果天空铅云密布,他的笑容也依旧像是热巧克力那样甜蜜。

 

Chris没有回复,他在Downey诧异的目光中快步走向他。毫无理由地,Chris只是想给他一个拥抱,一个“bighug”,他对此实在是期待太久了。

 

是的,他确实这么做了。他将那个眨巴眼睛的小胡子男人搂紧自己的怀里,用自己温暖的手掌抚摸他的背,把自己的头埋在对方的颈窝里,用鼻子嗅着Downey身上的古龙香水味。

 

“我想你了,Downey,六个月了。”Chris特意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已经六个月没打过电话了,你记得吗?”

 

03

 

Chris搂着Downey,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用粗糙的手指玩弄着对方棕色的发,时而轻轻揪起又放下,温柔得像是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Evans,你是在逗弄一只小狗吗?”Downey从Twitter的娱乐海洋中抬起头来。他仰着头,直视着Chris那对海蓝色的双眸,神情严肃得可怕,却又该死的迷人。这一认真的动作让后者羞涩不已,一抹抹红色的痕迹正顺着脖颈爬上脸颊。而Downey自己却没什么反应,他抬起手来拍拍高个儿的脸颊,好让他不要再错过自己的问题。

 

“不,你当然不是······”,Chris懊恼地开口了,似乎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你知道的,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机会。顺带一提,如果是的话,你也是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狗。”

 

“一只已经步入中年的犬类,可能用可爱这个词来修饰不是十分恰当。这到底是说我实在太有魅力,还是表明CaptainAmerica的爱好实在太过于奇怪呢?”Downey挑了挑眉,他的话轻快幽默,让人不由得勾起嘴角。

 

“真遗憾。”Chris明白Downey又开始他们的超级英雄游戏,于是摆出一张正经脸, “Tony,你猜错了。”

 

“是Downey,你的脑袋里都在装些什么,Tony Stark吗?”

 

“噢,糟糕。那么刚刚是谁说的‘Captain America’而不是‘Evans’?”

 

“别这么玩,Chris,你得让着我。”小胡子男人往他怀里蹭了蹭,还因为姿势不对而扭动两下身躯,感到舒服而发出的呼噜声也显得暧昧。Chris吸吸鼻子,这么简单的动作搅得他一阵心悸,像是高中时期刚刚谈恋爱的大男孩。说实话,Chris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把这个赖在身上的家伙推开,他可是一个致命的危险,一汪无尽的深潭,如此诱惑引人靠近——但他可是Downey,一个Chris能够在他身上倾注感情的男人,拜托。

 

于是Chris将他搂紧一些。“我会让着你。”他说,“Downey,你不应该感动吗,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夸你。”

 

怀中的小胡子男人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忽略Chris富有调笑意味的挑眉,把手机扔到一边,专心看电视。

 

 

 

 

直到天色渐暗,鸟儿回到巢穴,白而透明的月亮已经悄悄踏上天空,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两三个小时,Chris才醒转过来。他举起手臂揉揉自己酸疼的脖子,湿润的双瞳边有丁点儿血丝蔓延,这才明白有些时候在沙发上睡着确实不好受。

 

他发现Downey还在自己的怀里躺着,只不过有向下滑动、快要摔下去的迹象,看来是睡着了。Chris伸手臂穿过人的胳肢窝,把他又提回来。小胡子男人睡得很熟,并没有因为高个儿的举动而醒来——他只是哼哧哼哧地呻吟了几声,下意识地用手抓住Chris肌肉饱满的手臂,继而又睡过去了。

 

Chris听见水滴啪嗒击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他在Downey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巧的吻,将对方轻轻地放在沙发上,又从边上的小柜子里取出一条毛毯,盖在对方身上。直到Downey面露微笑,开心地抱着毯子翻了个身,看上去不再神秘莫测,Chris才舍得放下心来去准备晚餐。

 

通向厨房的路上也有窗户,Chris不得不承认这很棒。他无意中偏过头来看看外面的世界,发现已经不再晴朗。风开始不再温柔,雨滴会变得越来越大颗,树叶将会飘得到处都是。Chris知道,风暴将要来临,而他和Downey都没有一把大伞。

 

他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走向厨房,考虑着如何用一冰箱的蔬菜和一些牛肉为偶像做些什么好的。管他的,他们都是演员,为了群众面前的好形象,他们需要保持身材。

 

接着Chris从架子上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把菜刀,他要用水将它洗净,上面的灰尘不容小觑。水哗啦啦流下的声音刺激他的大脑,Chris突然想起,Downey来时背着一个军绿色的斜挎包,他们根本就不用带伞,因为只要呆在家里就好。


练习分镜(๑•́ωก̀๑)
【pi ye bu shi 】
义城篇ww

感觉自己指绘和手绘画风都不一样😭